众人皆醒我独醉,神经病人欢乐多。

下辈子,如果真有下辈子的话,让我成为一棵树、一朵花、一泓泉水或一枚石子,千万不要让我成为人。拜托了。我是非常非常、非常非常的厌世啊,我无比讨厌这场生而为人的噩梦。

魔鬼

对人类保持冷漠是我最后的善良,连冷漠的门面都撑不住了的话,心里翻涌的就只剩摧枯拉朽般席卷一切的毁灭特质了。很久以前被人评价过冷酷邪恶,其实也没什么错嘛,只是评价的不全面而已。我身上所有好的特质来源于爱,所有坏的特质来源于由爱而生的恨,我根本无法放下对爱的执念,所以恨意自然也无法抹消。我对世界有多爱就有多恨,有多恨就有多爱,我心底那片血红的火一旦被释放,不止要焚毁别人,连自己也要被烧死:我心里装了一个地狱,一座刑场。

还未相聚,先尝离散;还没相爱,却已相恨;眼中不见善而只见恶,心中未知生而先知死……既然如此,那又该怎样做到不堕落、不嗔恨、不执着?佛法讲究根绝爱欲,而我的精神内核就是爱欲本身……...

有些人亏心事做太多,我对明星八卦随便吐两句槽都能正中他们的弱点,击碎他们的玻璃心,至于吗……先不说我跟您连话都没说过几句,俩人根本不熟,表面上没什么交情私下里更没有,我连个吐槽您的理由都莫得;就说以为别人说的所有事情都跟自己有关是不是太自恋了啊(……)甚至自恋也就算了,毕竟这毛病我偶尔也犯,拿这个指责别人未免太双标,我最想说的是,自作多情且不自知还拿这个来攻击我,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???你自己玻璃心关我什么事,凭什么我要为你的自作多情负责,这也太欺负人了吧,我好委屈,我枯了。

瓶颈

瓶颈期真实卡到吐,我无比服气,觉得自己仿佛是模子里一滩灼热的铁水,未来会铸成什么剑只有鬼知道。你问我心里有没有数?有个球球的数,为什么要向一滩铁水问问题哦姐妹,铁水什么都不知道.jpg我作为一个没有形状的东西,除了在模子里瞎晃悠闲折腾,一边跟模子旁边的剑胡扯,一边等待铸剑师大佬的下一步动作,我什么都做不了。

为什么创作爆发期迟迟不来呢,在别人洋洋洒洒肝作品的时候我只能羡慕地看着,这种感受太懵逼了。14岁左右第一次在网络上写东西,自觉有点天赋,写来写去写了个几万字,收获了一群朋友也拿到了一些点击和收藏,认识了一些真正出版过书的小作家,之后却将笔下所有东西都停了……写不下去……无论如何都写不下去...

面对比自己更优异的人,生出嫉妒心是人之常情,但被嫉妒心掌控而失去理智,就纯粹是蠢了。

曾以为自己讨厌人心,后来发现自己真正讨厌的只是偏见、傲慢、阴差阳错等所导致的一系列恶果。所有人在初至世界之时都是纯洁的孩子,不同的灵魂总是走在不同的修行之路上:随着年纪渐长,我慢慢能够理解这个道理了。我原谅了自己,同时原谅了伤害过我的所有人;我伸开双臂去拥抱你,像在安抚那个我一直无法面对的自己。我能理解的人越来越多,内心也越来越少怨气,变得平静安稳,充满生的喜悦;可我偶尔还是会生出几丝害怕的情绪——既然我与你走在不同的修行之路上,那么怎么保证我一定能够牵到你的手呢?

超脱不了一时之欲望,怎可成就事业?有些时候,过分贪婪几乎可以等同于愚蠢吧。

因为自己太过胆怯懦弱害怕受到攻击,所以就将自己无法掌控的一切抹杀,哪怕并没有证据证明对方是个坏人也在所不惜,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。人们都以为自己是善人,那我也很好奇,世界上那么多恶事究竟是谁干的呢?毕竟犯人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罪呀。以善之名义行十恶不赦之事,一边吃人血馒头一边装白莲花,您可真厉害,在下完全敬服惹。

阅读,思考,写作

我求知若渴是真的,但我阅读量真的算少的,甚至跟一些人的阅读量比起来简直可以说少到可怜,我书架上的正经书都没超过30本,甚至我以前买过的乱七八糟的漫画和脑残言情小说远比正经书要多。主要是,一方面我不觉得非要看书才能求知,我认为生活本身就是个求知的过程,我是喜欢从生活中直接感悟知识的;另一方面我是真的很讨厌泛读大量的作品,这种行为看起来读得多,其实理解不到关键,只能得其血肉而不能抓其肯綮,既然抓不到肯綮那么就一定无法完全支配,我喜欢精读少量合胃口且质量高的作品。那些名著是人家作者花了一辈子的阅历写出来的作品,你一无知识二无阅历的小孩子妄想一遍就读懂,那是异想天开,更别说读者与作者之间还有天赋差距。...

谦卑

天才满地走,精英贱如狗。在这种认知下,哪怕在某方面再有天赋,也是完全不敢傲的呀……

1 / 11

© Roze | Powered by LOFTER